和洋奶粉企业一样
2021-02-14 19:1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广东也有“价费分离”制度的协会指导价。该制度在广东已经实施十年,并得到物价部门的肯定,其对广东黄金市场的规范起到了很大作用。

@这么迷途【新浪网友】本来吶,国际金价跌得那么厉害,金饰却没怎么跌。

某黄金行业央企驻上海业务负责人向人民网表示,上海黄金零售行业在定价上长期来存在严重问题,主要表现为:几家大型金店价格高度趋同;在工费另算的前提下,所公示的黄金价格和真实的黄金价格相差甚远;金条和黄金饰品按照统一价格售卖。

对于报道提及的相关问题,豫园商城、老凤祥两家企业日前发布公告承认传闻,并称“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的有关情况,一旦获得调查结果(结论)公司将及时予以公告。”

@金耀忠:积几代之德的“金字招牌”黯然失色,失去口碑的“金店”留下给人的印象将会大打折扣!

不仅如此,由于老庙黄金、城隍珠宝、亚一金店、老凤祥四大金店在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人事上的高度渗透,该协会自成立以来,就是上海本土金店操纵市场、垄断价格的工具。

@三刀:各地不都一样,四月份国际金价跌了,各金店各媒体加上各路专家鼓动大妈大姨去抄底,结果底没抄到反而抄到半山腰。这次国际黄金比上次点位还要低,金店不仅不降价还藏着掖着生怕人知道。

对于发改委对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以及企业进行的反垄断调查,广东省金银首饰商会主席甄伟钢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有些不太能理解”。

周大福在声明中也特别强调,虽然旗下一附属为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会员,但该公司只会本着互相尊重的原则,与同业保持交流,并履行出席协会会议的义务,惟不会参与协会的决策与制定事务,而协会对周大福的运作亦没有任何参与及决策权。周大福并无跟随任何协会定价指引,不存在提交《自认报告》的情况。

早在2002年10月30日之前,黄金饰品市场的配售和价格都由中国人民银行来管理。随着上海黄金交易所的成立和运作,黄金饰品的价格开始市场化,不再由央行做统一定价。

在这之后的大半年里,整个黄金市场的价格很乱,有高有低,还有一些超低价销售的情况,与之伴随的黄金饰品成色不够和分量不足等问题。消费者、厂家、甚至税务部门等都有很大意见,也呼唤着行业协会的市场自律行为。于是甄伟钢曾牵头广东省金银首饰商会、黄金协会等两大行业组织和商家去我国的香港取经,并与物价部门等政府机构商量是否参考香港的做法来说。于是就有了目前实行的“价费分离”制度:价即上海黄金交易所的金价;费就是经营者所用的基本成本,包括税和经营成本。

较早报出该事件的是人民网,据该网站消息称,早在今年5月和6月份,上海市发改委与国家发改委两次约谈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和13家上海主要金店负责人。调查主要针对由上海黄金协会牵头制定的《上海黄金饰品行业黄金、铂金饰品价格自律实施细则》展开。根据该细则第五条、第七条、第八条规定,上海多家金店在对所售黄金、铂金产品进行定价时,均不允许超过协会所约定“中间价”的正负2%或正负3%。

分析人士指出,一旦老凤祥等企业涉嫌垄断和操纵黄金价格的事实成立,或将被处以上亿元的罚款。

他还表示,其实广东也有类似的协会指导价,即“价费分离”制度。其在避免同业价格竞争的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得益于此,广东黄金市场特别是广州市场的发展是非常有序的。

@妖精糖糖715:往死里罚!这群奸商!本就不纯还乱标价!以后坚决香港买首饰!

而我国《反垄断法》十三条、十六条明确规定: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不得达成“固定或者变更商品价格”的协议;行业协会不得组织本行业经营者从事上述(价格垄断)活动。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该法条还有一点,“经营者主动向反垄断执法机构报告达成垄断协议的有关情况并提供重要证据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可以酌情减轻或者免除对该经营者的处罚。”

被卷入该事件的除了老凤祥等上海本地金店,还有周大福、周生生等国际知名品牌。

@遁去的那一【新浪网友】 是呢,金价250他们都敢卖320。

如果上海黄金企业的垄断价格的罪名一旦成立,将面临着严厉的处罚。据《反垄断法》第四十六条:经营者违反法规规定,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1%以上10%以下的罚款;尚未实施所达成的垄断协议的,可以处50万元以下的罚款。

周大福也在官方网站特别发表声明称,周大福有一套自订的产品定价机制,未有受任何协会或其他珠宝商制约。在金饰定价方面,周大福以国际金价作主要参考,并按原材料成本及设计、工艺等营运成本定价,且金饰产品在内地的价格均一,不存在地区性分别。

对洋奶粉的反垄断调查尚未告一段落,国家发改委又剑指上海黄金企业。日前,包括上海老凤祥、豫园商城在内的多家上海金店正被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调查。据悉,老凤祥等多家金店已递交《自认报告》并进行整改。但周大福、周生生等港资品牌均称有统一的定价机制,虽参与该协会,但不参与决策,因此不存在操纵价格,也没有递交《自认报告》。

“考虑到5%的消费税与17%的增值税,以及金店基本的营运费用等,经过反复论证,我们定出25%-35%的费率,由各个企业自己掌握。我们设定这种规定的时候,也有咨询过物价等相关部门,相关部门都说没问题。这个制度在广东已经实施十年,并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任何肯定,也得到中国行业协会的大力推广。”

周生生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周生生在国内的黄金定价机制是参考国际及内地黄金交易市场的黄金原料价格,每天独立制定全国各店统一的饰品金价,并在店内公示。周生生集团及内地各分公司并未收到任何有关文件,没有提交任何自认书。”

和洋奶粉企业一样,为了争取从轻处罚,接受调查的黄金饰品企业开始积极认错。有消息称,在上海金店上交给调查部门的《自认报告》中,进一步对上海黄金零售业价格垄断的历史原因和背景进行了坦白: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与老凤祥、豫园商城(下属老庙黄金、亚一金店)等上海老牌金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几家金店的联手操纵,最终促使行业协会通过《细则》,禁止其他金店在上海以低于“指导价”的价格售金。

对于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的问题,该负责人称,周生生是按照当地同业惯例成为该协会会员,无参与决策,遑论价格协商。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nmtkk.cn8波手机比分/18bet特点/pk10不同平台对打套利/威尼斯最新网址版权所有